超普通一男的

鸡仔真是太好看了
旺财营业感激涕零感人至深催人泪下
黑泽良平真滴超man
刚酱好看要我命了
好想写挠挠的战损文

当你沉睡时【Pt.5】

omi从浴室出来时,ryuji正在镜子前苦恼颈侧那点不明显的牙印。

“会不会有点明显。”ryuji从镜子里看他背后的omi。

“不会的。”omi从他身侧拿过牙刷。

“还是贴一下好了。”ryuji走出去,试图在随身药箱里找出一片创口贴,“怎么没有的?omi你放去哪里了?”

omi吐掉含着的水,用毛巾擦干净脸,“在药箱最外面一层。”

“……”ryuji看着摸出来的创口贴有点疑惑,“为什么是哆啦A梦的……”

“啊那个啊,上次家里的用完了去买新的只剩这款了。”

“……那我还是别贴了。”ryuji有点遗憾的把东西归回原位,摸了摸那个牙印。

“没关系,真的不太清楚。”omi把他拉起来,“去收拾东西,吃了早餐我们就回去。”


大概是早上真的没睡醒,ryuji在车上安心的睡了整个回程,担心温度有些凉,omi给他搭上了自己外套。可能是温度太熟悉亦或是气味太熟悉,ryuji下意识的把半张脸埋了进去,就差将自己蜷起。omi伸手轻轻碰了碰那个牙印,又顺了顺他的头发,抽回手去专注地开车。所爱就在身侧,要前往的达到的是他们俩的家,已经足够了,omi心里拂过这个念头。


等车停入车库,ryuji揉着自己的眼睛醒了过来,“到了?”

“睡醒了吗?”omi拿过自己的外套,解开他身上扣着的安全带。

“嗯。”虽然这么答着,但人还靠在椅背上醒神。

omi先行下车拿下行李,再绕到另一侧打开车门,“走了,回家了。”

“钥匙拔了吗。”ryuji跟在omi身后。

“拔了。”omi站住等他,晃晃手里的钥匙示意。

“那就好,上次没拔找了好久。”ryuji伸出手去牵住他。

“所以这次我长记性了。”

说着的全是有的没的。


“家里最棒了。”ryuji扑倒在沙发上,旁边还搭着临走头一天晚上看电影盖在身上的毯子。

“先起来,把衣服丢到洗衣机里去。”omi回家先打开了行李箱整理东西。

“你先都拿出来。我去换个衣服。”在家里果然随便穿件T-shirt就够了,ryuji边往卧室走边松开自己的口子,人刚走到门口已经把上衣脱掉了。

“衣服不要往床上丢。”omi大声嘱咐他,“一起拿去洗掉。”

“好,知道你有洁癖啦。”

ryuji换了件黑色的宽松上衣出来,手里拎着刚脱下来的衬衣,“就这些要洗了吗?”另一只手捞起被放置在沙发上的衣服。

“还有这个。”omi把昨晚在沙滩上盖过的小毯子从衣物带里拿出来,“这个要分开。”

ryuji抱着一堆衣物对仰脸看着他的omi比了OK的手势。从omi面前走过去时,omi拍了拍他的小腿又低下头去整理琐碎的其他东西。


“omi……”ryuji才想起问omi身上那件要不要洗,客厅里没人,“omi,你在哪里?”

“怎么了?”从卧室传来声音。

“你身上那套要不要洗啊?”ryuji走到房间门口探头看他。

“上衣洗掉吧。”omi确认了一下裤子是不需要常清洁的牛仔材质,然后直接伸手拉着衣角脱下衣服抛给ryuji,又在衣帽间里找出ryuji同款的换上。


当你沉睡时【pt.4】
这都不OK
这个审查体制我服了

当你沉睡时【Pt.3】

“明早上回来吗?”ryuji盘腿坐在要带去的一大堆东西中间仰脸问omi。

“也许明天下午?明早还能陪你去看个日出。”omi从柜子拿出一条薄毯子。

“带它干嘛?”ryuji露出困惑的神情。

“晚上海边会冷吧?”omi拉开毯子比了比长度。

“唔……那带上好了。”ryuji顺手往箱子里多丢了一件外套。

omi折好毯子,填满箱边,理好ryuji随手扔进箱里的衣服。明明只是一天一夜的行程,两个人的衣物却混杂着一起装满了一个行李箱。

“要带酒去吗?”ryuji站起身,示意要往厨房去。

“带吧,反正开车过去也很方便。”omi又检查一遍衣服和洗漱用具,然后合起箱子立起来,“用手提冰柜装起来。”

万向轮划过木地面发出让人安心的声响。

“冰袋去哪里了?”ryuji怀里抱着四瓶啤酒,蹲在冰箱前翻找,“好像没有了。”

“没有吗?”omi把行李箱安置在鞋柜边,走过去,俯下身去一层层的找,把ryuji困在身前的空间里。

“我说了没有吧。”ryuji用手肘向后顶顶omi的腿,示意他退后让自己起来,omi后退一步,伸手把ryuji拉起来。

“直接用冰吧,昨天给你做冰美式冻的冰块还剩好多。再倒点水进去应该就可以了。”omi从第一格柜里拿出冰格,冰凉的正方体“哗啦啦”的响着落入红色的小冰柜,又往里面装了些水,ryuji把抱着的啤酒放进去,“刚刚好,没有溢出来。”顺势亲了一下正确认着酒的omi的脸。

omi盖上盖子把它拎起来,“我以为你不喜欢这个牌子的啤酒。”“……金木犀的味道太甜了,不过omi喜欢就没关系啦,反正都买了。”

ryuji穿好鞋把行李箱推出门外,把钥匙递过去,“你开车。”omi勾过钥匙,握住他的手。

只有两个人,带上的所有东西就都随意的放到了后座,拐弯的时候能听到冰块摇晃发出的“哗哗”的声响。

“今天天气好好。”ryuji坐在副驾上看着窗外,从开着的窗沿灌进来的风吹乱了头发,从领口灌进去。“好久都没有这样出门了吧。”

“对吧,上一次休假计划不是搁浅了吗。”omi盯着前方。

“你还好意思说。”ryuji伸手用力戳戳omi的腰。

“因为ryuji实在太甜了。”omi侧脸看他,就算被墨镜遮住了半张脸,ryuji也能从他扬起嘴角读出他的神情。

“不可以,一做就做到大半夜!”ryuji耳尖通红,那点羞意连风都吹不走。

“可是你也很舒服啊。”omi嘴角的笑意更盛,ryuji羞到侧过脸去不要理他,omi果然最工口了,ryuji在心里默默想,越来越红的耳尖却出卖了他。

红绿灯处停下等候,omi见他不理自己,就伸过手去握住ryuji的,“理理我嘛……不要生气啦……”是ryuji无法抵抗的撒娇的口吻。

ryuji侧过脸去瞪他,却被人从唇上偷走一个深吻。

“好好开车啦……”满脸通红的人想把手抽出来,却被以十指紧扣的姿势亲在手背上。

“我最爱ryuji了。”茶色镜片下,omi看着ryuji怎么都看不够。

“绿灯了快走,不要随便撒娇啊。”真正爱撒娇的人太害羞了。

预订的住处就在海边。还没到达就可以看见大片的蓝色的波光粼粼的海面,海洋的味道伴随着风包裹住车内的两个人。

ryuji打开车门走下车,静静感受着湿润的空气。omi单手扶着行李箱,把冰柜放在上面,另一只手牵住ryuji。“先去登记。”

门厅安安静静的,除了工作人员,并未见到其他的客人。

“您好,提前预约的一间房。”

“登坂広臣和今市隆二。”

快速完成登记拿到门卡。

推门进去,是能直接看到大海的房间。

“有泳池诶。”ryuji站在窗边往外看。

omi把行李箱里的洗漱用品放进浴室,“带了泳衣,现在要去吗?”说不上大的声音带着浴室的混响传过来。

“午觉睡醒再说吧。”ryuji跑到浴室门口,倚在门框上看omi收拾行李。“饿了吗?要叫客房服务送餐吗?”一路开车过来,到达时已经过了午饭的点。

“随便要点什么吧。你别叫太多,晚上再去好好吃点什么。”omi嘱咐他。

ryuji随便挑了两三样食物,没想到这家店的西班牙烩饭意外的好吃,配的餐酒也刚刚好。

“下次想跟omi一起去西班牙。”ryuji吃完自己盘里的最后一口。

“想去的话明天返程就可以回家收拾行李了。我记得你签证还能用?”

“你知道不行的。”ryuji把舒芙蕾推给他,“甜食尝一点就好了。”

“既然担心我长胖,下次就不要叫甜食了吧。”omi切下一点递到ryuji嘴边。

“……好吧。”ryuji张开嘴吃下这一口甜。

“窗帘要拉吗。”omi站在窗边问他,ryuji已经把自己裹进了被子里。

“没关系,只是午睡而已,睡不了多久的。”被松软的被子包裹,ryuji已经有点意识模糊。

omi脱掉外衣,贴着ryuji的后背钻进被子,把人揽在自己怀里。

“omi一会要叫醒我。”声音都变得模糊。

“安心睡。”omi环住ryuji的那只手轻轻拍着他的胸口。

不知道海浪的声音,有没有钻进他们的梦里。

等到醒来,太阳已经快落山了。

“啊……睡太过了……”ryuji迷糊的坐起来,看着已经变了颜色的窗外。“omi起来啦……”他拍拍omi的脸,把他已经有点长的卷发拨到耳后。

omi微微睁开眼,伸出手去又把人拉回自己怀里。

“起来了。太阳都要落下去了。”

“没关系……只要月亮还没出来就好。”omi在ryuji的下颌线印下一连串的亲吻。

“好痒。”ryuji笑出声来。“起来啦。”

“那你亲亲我。”omi还闭着眼。

“不要撒娇啦。”虽然这么说着,ryuji还是在omi的嘴唇上碰了一下。

“最喜欢你了。”omi那么爱他。

“好啦……今天已经说了三遍了。快起来。”ryuji用手戳omi的脸。

“好啦好啦……我起来了。”omi攥住作乱的手,“现在要去游泳吗。”

“好哦,我去换衣服。你快点。”难得ryuji是催促的一方。

ryuji换到一半时门被打开,omi走进来吹了个口哨。“喂,至少要敲个门吧。”ryuji拿他没办法。

omi舔一下ryuji的肩膀,“不想给人看见你裸着的样子。”

“只是去游泳,总不能还要我穿着衬衫去吧。”

omi想了一下,穿着湿掉的衬衣和不穿上衣的ryuji他愿意给人看见哪个,答案是哪一个他都不想。“那不下水的时候穿件T-shirt。”omi的神色甚至有点凝重。

“别想那么多有的没的。”ryuji推推他,“我换好了。”

“嗯。在外面等我。”omi拍拍他的屁股。

等他们到泳池,意外的发现还没什么其他的客人,救生员在池边昏昏欲睡。

“游一会儿就去吃饭了。”omi往自己身上泼水适应温度。“我游几圈就上来。”

ryuji把腿泡在水里,暂时还没有要下去的意思。等omi适应了两圈,他才脱掉上衣,把自己浸到水里。omi恰好游回来,“要比赛吗?”

“好啊。赌什么?”ryuji站在水里拉伸上肢。

“输的那个人要无条件答应赢得人的一个要求。”omi笑得一脸自信。

“别笑那么早。”

“两个来回。先回到原点的赢。”omi从池里起身,站到跳板上。ryuji跟着他,站上他隔壁泳道的跳板。

“三。”

“二。”

“一。”

两个人默契的交替倒计时,然后一起跳进了泳池。

最后omi比ryuji提前一个半身位到达终点。

“ryuji输了。”omi愉快的摘下泳镜。

“下次绝对会赢你的。”

“反正这次没赢。”

“……好了,说吧,你想要什么。”

“秘密,晚上告诉你。”omi隔着赛道把ryuji亲到气息紊乱。“先去吃饭。”

回房间去换了衬衣,带上啤酒和毯子,下到门厅,问询侍应生附近有没有好的餐厅,得到了附近一家海鲜餐厅的地址,距离不远,步行过去十分钟就到了。

晚餐的气氛很好,他们正巧碰上隔壁桌结婚30年的夫妇庆祝结婚纪念日,那位女士收到爱人精心准备的花时,眼角的每根皱纹都透着喜悦和甜蜜。餐厅里所有人都为他们举杯,ryuji和omi也不例外。

吃完饭,两人沿着海滩溜达一阵,就找了一处安静地坐下,把冰柜放在一旁。

omi把自己和ryuji裹紧薄毯里,ryuji一只手握着啤酒,向后把自己靠在omi身上。“真好啊……结婚30年,还是相爱的。”

omi低下头去专注地看着他,认真地听。

“虽然感觉步入婚姻,会有很多麻烦的事情,但是果然还是很幸福的。能够和一个人相伴走完一生多好啊……”

“恋爱不也可以吗?”omi问他。

“不是不可以啦,就只是觉得像他们那样也很棒。”ryuji歪着头,看着升起来的月亮,“当然如果是omi的话,结婚也好、恋爱也好,我都可以的。”

omi不搭话,静静的看着他,直到ryuji因他的安静仰起脸来确认他的反应。“怎么不说话了?”

omi吻住他。

“怎么了?”ryuji又问他一遍。

“你下午输了记得吗?”omi握住他的左手,轻轻摩擦他无名指的指节。

“我记得,你现在不管要什么我都会答应的。”

omi把ryuji从自己的怀里推起,坐直,从裤子口袋里摸出来一个指环,“我们结婚吧。”

omi那么郑重,ryuji愣了两秒才反应过来,“笨蛋omi,这种事情不能拿来打赌吧!”

“你刚刚才说过不管我要什么都会答应的!”

“我当然会答应啦!但是这不是能拿来打赌的事情吧!”听到他说答应,omi就快速的把指环套上他的手指,紧紧握住不让他摘下来。

“你答应了。”omi轻轻咬住ryuji的下唇,然后在唇齿间轻轻摩擦。“你答应了。”

“嗯……我答应了……”ryuji回吻他,“不是说了吗,只要是omi,我都可以。”

omi更深地吻他,带着点要将人拆吃入腹的意思。

ryuji靠回omi怀里举起手,银色的戒指在月色中反射着微弱的光芒。

“在内侧刻了我们名字的缩写。”omi抓住那只手,在月光下细细打量,“以后你都是我的了。”

“早就是了不是吗。”ryuji的后背贴着omi的胸膛,心脏的跳动那么清晰的贴合在一起。

“omi知道吧,月光是月亮跟太阳偷来的。”夜晚渐深,光芒却越发明亮。

“不管ryuji去了哪里,我都会偷回来的。”omi抱紧怀里的人,在他鬓角落下一个又一个亲吻。

是满月夜,一切都静的恰到好处,只有最远处天海相交处有窃窃私语声。

当你沉睡时【Pt.2】

“我饿了……”ryuji顶着一头乱发拱了拱omi的脸。

“唔……今天早上吃松饼?”omi伸手顺顺他的头发,黑色的发散发着清淡的香,虽然用的是同样的产品,omi却觉得ryuji的更好闻。

“好吧。辛苦omi了哦。”ryuji嬉笑着在omi脸上留下一个奖励性质的亲吻。

omi攥住他的下巴,深深吻了下去。“只亲脸太没诚意了。”

“omi太狡猾了。”ryuji拉住被子盖住自己下半张脸。

“对,是我没错。”omi伸手把被子拉回来,“要吃早饭就起来了,不要赖床,今天不是还要去看海吗。”

“好……吧。既然omi这么请求了。”ryuji望向裸着上半身站起来的omi。

“快点吧。”omi俯下去又亲亲他的鼻梁,拍拍他的腰际,“换好衣服就过来,其他东西一会儿再一起收拾。”

当ryuji收拾好自己赤着脚走到客厅,omi正在搅拌蛋液和面粉的混合物。ryuji走过去,从背后环住他的腰,把头搁在omi的肩膀上,“比平时多两个哦,我好饿。”“知道了。”“都是omi的错,昨天晚上做太久了。”“不是因为你想做的吗?”“……就是你啦。”“好吧好吧是我可以了吗。可以请你看看是谁在我背后留下的抓痕吗。”“喂!”ryuji害羞的拍他的背。

“先放开我,要下锅煎了。”omi侧头嘱咐他。

ryuji乖乖的挪到一边等他。

“怎么没穿拖鞋。去把鞋穿上。”

ryuji又转身回去卧室,再趿拉着拖鞋“啪嗒啪嗒”的回到厨房。

“把蜂蜜拿到桌上去。马上就好了。”omi把泛起焦糖色的松饼盛到盘里,“咖啡还是牛奶。”

“咖啡。”ryuji用手撑在下巴看向omi的方向。

“来了。”omi端着两盘松饼放到桌上,“自己放蜂蜜先。我去洗漱。咖啡快好了。”

透过大大的落地窗,能看见金色的太阳,客厅的物件也被镀了一层金。

“诶……把胡子刮掉了吗。”ryuji用手拿着松饼,仰头看换上白色体恤和牛仔裤的omi。

“嗯。帮我放蜂蜜了吗。”omi拉开椅子坐在他对面。

“牛奶里也放了。”ryuji把杯子推给他,“没放太多。omi最近胖了点。”

“不要讲出来。”omi佯装生气,皱了皱眉头。

“你知道的,你长胖了我也还是爱你的,但是胖了会没有现在好看哦。”

omi端起牛奶,露出一个微笑。

当你沉睡时【Pt.1】

早晨omi醒来的时候ryuji还睡着,脸贴着他的颈窝,左手放在自己的胸口,右手握着他的左手。

从没拉好的窗帘漏进来的阳光照在ryuji的脸上,睡着的人下意识的躲避,无意识的蹭蹭omi的颈窝,贴他贴的更近,鼻息打在omi的脖颈上痒痒的。

就着牵着的手,omi小心的侧过身,用一只手把ryuji拉的离自己更近了些,然后用手理了理熟睡者的鬓发,挡住扰人睡梦的光芒。omi静静看着ryuji熟睡的样子,直到那人发出醒来的讯号。

先是小小声的呜咽,下意识的握紧正交握的另一只手,然后是脸凑的离omi的更近蹭蹭离自己最近的肌肤,再然后才是努力的睁开眼。

omi轻轻地在ryuji的眉心印下一个亲吻,“不多睡一会儿。”

ryuji就着omi侧身的姿势,也侧过身去抱紧他,闭上眼,又蹭了蹭omi,又松开手,转而两手环住omi的脖颈,努力望进omi的眼睛,“唔……已经不困了哦……”刚醒来的第一句话,比平日更黏软,是只有omi听过的声音。

omi一只手覆在ryuji背后,微微低下头去亲吻他的爱人。早晨的一切都太温柔了,从亲吻到阳光,温度恰到好处。

omi热爱亲吻ryuji,从眉心,到眼尾,到嘴唇,到脖颈,到腿弯,到脚踝。热烈的,炽热的那些都交给夜晚,而属于每个清晨,大多都是温柔的。

每个早晨,每当接触到ryuji的嘴唇,柔软的,带着温度的双唇,无论夜里梦到了什么,无论当从床上爬起来,走出家门要面对什么都会有勇气。

当omi轻轻舔开ryuji的牙关,和那人的舌交缠,当omi抽走ryuji全部空气,那人将他环得更紧,omi都为ryuji的神情着迷。红着的脸颊和耳尖,紧闭的双眼和颤动的睫毛,是只属于omi的他的神情。

“我爱你。”omi放开他,一只手轻轻摩挲ryuji的后脖颈。

“我也爱你。”ryuji眼里还带着一丝羞赧,却一如既往的给他回应。

脱脱太宠着鸡仔了吧
鸡仔装傻也太可爱了呜呜呜呜呜